【发空包网安全吗】阅文在腾讯里「淘宝」

淘宝空包 0
后台-插件-广告管理-内容页头部广告(手机)

【发空包网安全吗】阅文在腾讯里「淘宝」

  徐公子胜治是网文免费模式的“反对派”。如果说免费与付费之争只是阅文发展的战略问题,那么阅文与网络作家之间的合同引发的争议,则是一个关乎每个从业者切身利益的问题。

  撰文 | 赵卫卫

  阅文集团管理层变动以及合同风波仍在发酵,徐公子胜治(笔名)在网络小说论坛“龙的天空”里,连载了近三万字的长文《文学网站与作者》,表达自己对这一事件的态度。

  徐公子胜治是网文拓荒者之一。2006年,徐公子胜治就签约起点中文网,见证了网络文学产业在此之后的崛起,陈天桥也曾赞誉过他的作品《神游》,而更早之前,他做过12年的证券分析师,是第一代持证上岗的证券分析师。

  前证券分析师和网络文学创作者的双重身份,让这篇三万字长文不光是一份网络文学亲历者的自白,更是一份对网络文学产业的个人洞察。

  在接受「蓝洞商业」专访的当天,徐公子胜治更新完了“万言书”。全文分为五部分:网文产业的源头;网文合约的变化趋势;利益共同体与帕累托改进;市场破坏者与合成谬误;本次事件为何成为跨行业的热点。

  在文中,徐公子胜治回溯了网文产业从一个细分市场壮大的过程,早期网络文学网站免费,但这种模式“可能让少数作家个体成功,但培育不了一个细分市场,就谈不上创建一个规模产业。”

  徐是网文免费模式的“反对派”。

  在他看来,网络流量经济中存在一种流量陷阱:因为某种特定的消费需求被免费满足所吸引聚集来的流量,其流量的最大价值,不超过“这种特定需求本身的市场价值”,或者表述为“人们为了满足这种需求所节约的消费成本”。

  而且,网络文学网站最根本的性质是一个销售平台,它本身不生产产品,只负责将作者的网文转化为商品。他把网站比喻为商场,提供摊位给作者卖网文,按照约定的比例分配卖网文的收入,这种商业模式取得了成功并发展,因而可以理解为,“阅文是淘宝模式,而不是腾讯模式。”

  就在徐公子胜治撰文期间,阅文管理团队与网络作家召开恳谈会,会上明确付费和免费阅读都做,同时会为付费和免费规划不同的作品内容库、匹配不同渠道和收益体系。而选择哪种模式,阅文将主动权交于作家自己。

  在5月13日腾讯2020年Q1财报电话会上,腾讯再次明确,阅文集团将“通过免费加上会员订购的模式来获客,为数字内容带来更多附加值。也希望阅文可以和视频、游戏板块有所合作,带来更多价值。”

  如果说免费与付费之争只是阅文发展的战略问题,那么阅文与网络作家之间的合同引发的争议,则是一个关乎每个从业者切身利益的问题。

  作为一个网文产业受益者,徐公子胜治经历过不同时期网络文学合约的变化。早年间网络作家与网站关系朴素,通常签署五五分成的“电子版权销售分成协议”,一度他还作为甲方,跟网站签署过“委托销售协议”,将作品的电子版权委托给乙方也就是网站代为销售。

  而从2004年盛大文学成立之后,资本的扩张加剧了竞争,行业开始出现“全版权买断合同”以及衍生出来的“委托创作协议”,平台承担买断风险,也将收获全部的超额利益,“但对于作者来说,等于是一次性让渡了作品的所有权益,可能会损失经济发展的时代红利。”

  合同的变迁和冲突折射的是网站与作者关系之间的变化,按照“帕累托改进原则”,徐公子胜治作为一个资深从业者对合同变化的细节做出解读。

  在徐公子胜治看来,网站与作者已经不再是商场与业户的关系,网站开始成为作品的经纪人,而且进一步进化成“作者经纪人”。这些导致网文从业者激烈反对合同条款,已经背离了“帕累托改进原则”,甚至其中部分已经超出委托创作关系,变成聘用情况下的职务行为。

  阅文新管理层程武在恳谈会上曾表示,会在1个月内推出新版合同。所以,关乎网文从业者切身利益的问题,诸如作者与网站的关系明确为合作,收入数据透明度得到保障,授权范围和年限必须明确等等,届时都将得到进一步回应。

  “这次事件,是历年来积累的矛盾突破临界点之后的一次总爆发,同时也是解决矛盾、做正向宣传推广的最好契机。”徐公子胜治认为。

  以下为「蓝洞商业」对话徐公子胜治的专访内容:

【发空包网安全吗】阅文在腾讯里「淘宝」

  蓝洞商业:阅文高层变动和合同风波之后,触发您写作“万言书”的出发点是什么?

后台-插件-广告管理-内容页尾部广告(手机)
说点什么吧!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